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网络售药新规下月实施,要求严格处方审核调查:购药平台仍可“秒开”电子处方

2022-11-25 21:17:03 884

摘要:哪些企业可在网上卖药?哪些药品可在网上销售?处方药在网上如何买?12月1日起,《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即将正式实施,对于上述问题,《办法》给出了较为明确的要求。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后发现,《办法》明确规定,疫苗、精神药品...

哪些企业可在网上卖药?哪些药品可在网上销售?处方药在网上如何买?12月1日起,《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即将正式实施,对于上述问题,《办法》给出了较为明确的要求。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后发现,《办法》明确规定,疫苗、精神药品、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等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不得在网络上销售。网络销售处方药时,药品网络零售企业应严格按照有关规定进行处方审核调配等。不过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后发现,目前通过网络购药依旧存在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例如在网络平台购买处方药时,部分处方“生成”的时间仅需数秒。

针对新规及当下的网络售药质疑,《医改界》总编辑魏子柠等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规对网络销售处方药要求其实更为严格,其中的规定或可把现在部分“按需开方”的情况变为“对症下药”。

↑资料配图 图据IC Photo

网络售药将迎新规

网售处方药应确保处方来源真实可靠

今年8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办法》,自2022年12月1日起施行。《办法》对药品网络销售企业应具备的基本条件、第三方平台管理要求、处方药网络销售要求等内容进行了规定。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药品网络销售管理”一章中,《办法》要求,从事药品网络销售的,应当是具备保证网络销售药品安全能力的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或者药品经营企业,“疫苗、血液制品、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放射性药品、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等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不得在网络上销售。”

在“平台管理”一章中规定,“第三方平台应当建立药品质量安全管理机构,配备药学技术人员承担药品质量安全管理工作,建立并实施药品质量安全、药品信息展示、处方审核、处方药实名购买、药品配送、交易记录保存、不良反应报告、投诉举报处理等管理制度。”

红星新闻记者还注意到,《办法》中的多条内容都对处方药的网上销售做出了规定。要求“通过网络向个人销售处方药的,应当确保处方来源真实、可靠,并实行实名制。药品网络零售企业应当与电子处方提供单位签订协议,并严格按照有关规定进行处方审核调配,对已经使用的电子处方进行标记,避免处方重复使用。第三方平台承接电子处方的,应当对电子处方提供单位的情况进行核实,并签订协议。”

同时,对网络销售企业、平台展示处方药的细节,也有诸多明确。《办法》明确,“从事处方药销售的药品网络零售企业,应当在每个药品展示页面下突出显示‘处方药须凭处方在药师指导下购买和使用’等风险警示信息。处方药销售前,应当向消费者充分告知相关风险警示信息,并经消费者确认知情。药品网络零售企业应当将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区分展示,并在相关网页上显著标示处方药、非处方药。药品网络零售企业在处方药销售主页面、首页面不得直接公开展示处方药包装、标签等信息。通过处方审核前,不得展示说明书等信息,不得提供处方药购买的相关服务。”

随着12月1日的临近,相关部门也在做《办法》正式实施前的相关准备工作。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消息,10月20日,国家药监局副局长黄果带队在北京调研《办法》实施筹备情况,并来到多家互联网平台企业。黄果说,药品网络销售是提升群众用药可及性的重要手段,互联网平台在方便群众购药、培育新型商业模式、赋能药品零售企业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与此同时,互联网销售由于承载巨大流量和交易往来,容易成为风险的放大器,需要确保药品网络销售质量安全。

网购药品背后的双重思考:

医药零售行业保持高速增长

也有女孩网购处方药大量服用后自杀身亡

网络购药、尤其是网购处方药的步伐,是一点点迈开的。

据中国新闻周刊整理报道,早在2013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就在河北、上海和广东三地进行试点,开展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零售,2014年,《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互联网经营者可凭处方销售处方药。而到了2016年,由于主体责任不清晰、药品安全难保证等原因,网售处方药被按下“暂停键”,直至2019年9月新版《药品管理法》发布,允许“处方药在一定条件下通过网络进行销售”。

红星新闻记者从国家药监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提供的数据中看到,2021年医药零售线上销售增速虽有所放缓,但在四大终端中依然最高,预计2022年全年销售额为2899亿元,增速高于32%,行业持续保持高速增长。另据经济参考报报道,天猫和京东平台200多家药店销售数据显示,2022年1月至7月,线上处方销售额144.7亿元,同比增长48.9%。

在网络购药过程中,一些问题也逐步暴露,引发了大家的关注和和探讨。

据南方都市报此前报道,2018年11月,上海的一名22岁女孩萧萧(化名)通过某购药APP在四家药店购买了18盒“秋水仙碱片”,并一次性服用200片后因非感染性多器官功能衰竭身亡。萧萧的父母随后将该网络购药APP运营公司及通过该平台售药的四家药店告上法庭。

据医典介绍,秋水仙碱片主要用于痛风的治疗及复发预防,“毒性大,一旦过量缺乏解救措施,需格外注意”。红星新闻记者从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该案二审判决书中看到,2018年11月11日,萧萧通过某购药APP,在四家药店分别购买了6盒、2盒、5盒、5盒的秋水仙碱片,11月19日,萧萧一次性吃掉了200片该药,5小时后被送医,11月21日晚去世。

萧萧父母认为,“五被告人未经询问病史、未经医师开方,违反规定随意出售该毒性药物,实属不负责任的行为,具有医疗行业的职业过失,并产生严重后果,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其中一家药店在答辩时则表示,即使认定秋水仙碱片为处方药,被上诉人未按处方药的相关规定向肖某违规销售,所涉及的亦仅是行政处罚责任,而并不涉及民事责任。

但是经过一审、二审,法院并未支持萧萧父母的诉求,法院认为萧萧的死亡后果系其自己故意服用过量秋水仙碱药物所造成,而并非网络售药APP及药店销售秋水仙碱药物的行为或药物本身存在的质量问题所致。

调查:

网络购药平台处方“秒开” 医生“按需开方”

11月24日,红星新闻记者在多个购药平台上尝试后发现,“秋水仙碱片”等处方药几乎都不在线上所售药品之列。同时,几乎所有药店在通过平台或者APP进行网络售药时,已经明确将处方药分类设置,但是在购买处方药开具电子处方时,“秒出”的处方却让不少人质疑处方的严谨性。

↑图说:药店网上售药时会将处方药单独列出

11月24日,红星新闻记者随机在某购药平台上选择了一款名为“肺宁片”的处方药,购买前首先需要个人实名认证,随后填写“线下已确诊疾病”,在选择时,已经有支气管炎、慢性支气管炎、哮喘性支气管炎、肺部感染等多个选项,如有其他的内容也可自己填写。记者随机填写了“支气管炎”一项并提交,很快就有信息显示医生已上线,并表示“已收到您的复诊开药诉求,正在为您诊断开方,预计1分钟,请不要离开。”随后10秒钟左右,一份电子处方就开具成功了。这份电子处方包括购药人的基本信息、临床诊断、处方药品、医院处方章、医生签字等。

↑图说:提出开方需求后,线上医师数秒过后就能开出电子处方

红星新闻记者又尝试在在该平台购买另外一种用于治疗甲亢的名为“甲巯咪唑”的处方药,几乎同样的操作,也很快开出了处方。随后,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了开具该处方医生所在医院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处方确实是我们医院开的,因为很多人需要线下或者线上购买处方药,处方医生一般是会看一下的,然后就电子生成了,也会根据患者需要购买的药品来开方子。”

而在另一个购药平台,红星新闻记者尝试购买处方药阿莫西林,在用真实身份注册后,几乎同样的操作,也很快开出了一份电子处方,并被允许购买阿莫西林。

专家:新规对网络销售处方药要求更严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办法》在流程细节上确定网络售药平台严格执行“先方后药”模式,且仅能向公众展示处方药通用名、商品名称、剂型、规格、持有人及价格这些简单信息,对于持有处方并通过审核的个人,才可以向其展示药品说明书、包装、标签信息。

西安一家药店的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样的规定,也是为了让医师在开具处方时能够“对症下药”,而不是“按需开方”。

11月24日,《医改界》总编辑、北京三医智酷医院管理发展研究院院长魏子柠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以往的各类规定,即将正式实施的《办法》对网络销售处方药的监管更加严格,这有利于规范处方药的市场,进一步保障患者的安全。

处方药有毒副作用,安全风险比较大,因此也必须在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才能销售和使用,魏子柠提到,《办法》对销售处方药进行进一步的规定,例如确保处方药的来源真实并且一定要有具有处方权的医生开方、买药要实行实名制,这都是严格监管处方药网络销售的重要举措。

魏子柠对红星新闻记者说,网络售药能够更加方便百姓,也是大势所趋,但是处方药的网络销售涉及到医生开具处方及用药指导,其中药品的用法、用量尤为重要。“现在确实有不少网络售药平台有处方‘秒开’的情况,有些人确实常用某种处方药,自己也比较清楚这种药的作用、使用方法,这种情况下‘秒开’处方或不会产生比较严重的后果。但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如果开具处方比较随意,那就有可能给用药者带来伤害,所以说到底,还是应该加强监管,尤其是处方的开具。”

在药品网络销售的链条中,魏子柠建议着重加强对平台的管理,强调平台的责任。“平台承担着沟通交易的作用,应该对产生的交易行为负责,出现销假售假行为,让消费者有处追责,让销售方保证货真价实。药品网络销售涉及到厂家、平台、销售、患者和物流五个环节,保障好了这五个环节,药品才有保障。”

红星新闻记者 吴阳 特约记者 水宁 实习生 杨芸

责编 邓旆光 编辑 杨程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